Littlechenchen

首页 私信 归档 RSS

To Be Human【温暖的尸体AU】【人类凡X丧尸霆】2⃣️

重新写了第二部分,上次的就当黑历史无视吧_(:з」∠)_———————W和R一样,是个有思想的丧尸。只不过因为这该死的丧尸病毒,他忘了他还活着的时候的所有事。但很快他就发现了一个恢复记忆的方法,虽然看起来挺蠢的——至少在他啃自己的手指时,路过的丧尸都向他显露出了看智障的眼神。这个方法,是在W吃了一个人类粘着脑浆的手指,并得到了这个人类的一小段记忆后想出来的。那是不是只要吃了自己的手指,就能得到自己的记忆呢?实践大于空想,他决定去找一把刀把自己的左手砍下来,然后把这玩意儿当作早餐吃掉。W走进超市,看到几只丧尸在里面,他高兴地和他们打招呼,但是没有人理他。“好吧,我就知道,没有人会理我的,他们都只是一群无智丧尸,不是吗?”W这么想着,无奈地耸耸肩,往摆放着厨房用具的货架走去。他走到货架前,挑了一把看起来挺锋利的砍刀,然后蹲下身,举起刀子向左手手腕砍去。当W把左手塞进嘴里咬了一口时,他被无名指上的戒指吸引住了目光,与此同时,他的脑海竟中突然浮现了一张脸。最关键的是,他居然记起了这张脸主人的名字!果然有用!W露出了开心的笑容,抓着手指又嚼了两下,丧尸们看智障的眼神转化为了怜悯。嘿,看呐,这可怜的家伙都饿到开始吃自己了!走吧伙计,我们去吃个人,然后给这家伙带点儿。看着陆续离开的丧尸,W忽然很好奇他们到底在想什么。然而不幸的是,他再也没有这个机会知道了。随着几声枪响,超市门口的地上就横了几条尸体,每一只都是精准爆头,丧尸的脑浆被子弹炸得到处飞,空气中顿时弥漫起一股浓郁的恶臭。老天,这真是太恶心了。目睹了这恶心场面的W皱皱眉,吐出了嘴里咬着的左手,闪身躲到货架背后,然后探出脑袋观察门口的情况。只见一个人跨过地上的尸体,径直走到了药品区,把货架上的药物和医疗用品都装进了一个大口袋,又从口袋里拿出了两卷纱布和一瓶双氧水,塞到他了身后的背包里,接着他又转身,往摆放食品的货架走去。眼看着他离自己越来越远,W开始思考最佳的逃跑路线,同时起身想要捡起刚刚被自己随意扔在地上的刀,却不料撞掉了身旁挂在架子上的餐勺。勺子落地的清脆响声在此刻显得尤其震耳,刚刚走远的人类立刻转身,举起枪朝这边走来,W无计可施,只好躺在地上闭眼装死希望能逃过一劫。脚步声越来越近,W篡紧了手中的刀,心想着大不了就拼个你死我活。“William?!”W睁开眼,刚想抬头问一句什么我原来叫William吗,却被映入眼帘的一张脸震慑住了。没错,这就是刚刚出现在他脑海里的,他第一个想起来的人。“K…Kri…s…”哦,别忘了我们的W(现在应该叫William)在此之前的话其实都是在心里说的,实际上他已经快要丧失语言能力了。Kris听懂了从William口中说出的词语,虽然断断续续,还有着奇怪的音调,但他还是听懂了。William在叫他的名字。William没有死,现在他回来了,还在叫自己的名字。巨大的惊喜迅速包裹住了Kris,他扔掉手中的枪,弯下身紧紧地抱住了一脸震惊的William。不过事情似乎有些不太对劲。等等,为什么William浑身冰凉没有体温,甚至连呼吸和心跳都没有?为什么刚刚那么多丧尸在门口,却没有任何一只来袭击他?Kris放开了怀中的人,扳过他的脑袋来仔细观察,却看到William灰色的眼睛和惨白的脸,还有像是刚刚消化完巨大信息量的一副没反应过来的表情。“你是丧尸?”William点点头。“你有思想?”再次点点头。“你能说话吗?”眼看着William又要点他那颗摇摇欲坠的脑袋,Kris眼疾手快地阻止,又开口道:“不要点头了,跟我说说话吧。”“我想起来…Kris,你…我…之前……”William瞪圆了他的眼睛,对着Kris比了个只有半边的爱心。Kris脸上一红,默默地捂住心口,目光开始到处飘,却又突然定住,转回来盯着William比的半边爱心。“你的手呢?”Kris还来不及平复自己被萌到的心,就又一次受到了惊吓:只见William左手手腕以下的部分都不见了,就剩下一个不算整齐的断面,没有血,还冒着丝丝的寒气。“手?哦,你让…让一下。”William推开了快要贴在自己身上的Kris,挪开身体,露出了刚才装死时被压在身下的左手。还好没扔。Kris舒了一口气,捡起满是牙印还破了皮的手,掏出背包里的纱布和双氧水,给伤口简单消毒后把手重新安上去又包扎好。丧尸与人类不同,只要没有破坏大脑,它们的所有伤口都可以自行愈合,在受伤时也感受不到疼痛。之前还有个人类想要提取丧尸的自愈因子化为己用,结果实验失败自己也变成了丧尸的一员。处理完William的伤口后,Kris捏住他的鼻子跟他秋后算账,“小笨蛋,为什么要吃自己的手,嗯?”William拍开Kris的魔爪,揉了揉自己惨遭蹂躏的鼻子,开始和Kris陈述自己伟大的发现和实践……Kris看他激动的神情,实在没忍心纠正他的错误。所以直到现在,William都还天真的以为吃手可以恢复记忆。怂恿着R去找Julie后,William和Kris找了个废弃的体育馆休息,等待M和机场的丧尸前来和他们会合。时间还算早,他们检查确认了武器和弹药都充足后,找了块光线充足的空地坐了下来。William把头靠在Kris肩膀上,拉过他的手,抚摸着他无名指上的戒指,随意地跟他聊天。“Kris,等这一切都结束以后,我们重新再结一次婚吧,然后开个丧尸主题的party,记得邀请R,他可有意思了。”显然,从说话来看,William已经很像一个人类了。其实Kris和William还不算真正的结过婚,他们还在为婚礼策划期间William就感染上了病毒。只是他们那时还不知道,William所感染的病毒,将会成为这场灾难的源头。Kris听着William的话,想起他们在William的病房进行的宣誓,忍不住用下巴蹭了蹭他柔软的头发,回答道: “好啊,我觉得还应该叫上Julie。”“哈哈,对,他们两个得一起!瞧瞧,罗密欧与朱丽叶,多般配啊!”William不知道被戳中了什么笑点,大笑着缩成一团,整个儿的缩到Kris怀里。等他笑够了抬起头看Kris,发现Kris也在看着他,眼底是化不开的温柔。要不是现在还是白天,他真觉得Kris的眼睛有星星。“我家Kris真的好帅哦~”William笑眯眯地说完这句话,然后伸手勾住Kris的脖子,凑上去亲吻他的嘴唇。William轻轻地咬了一口Kris的下唇,又伸出舌头,沿着咬过的地方一路舔到下巴上,直到把他的下巴舔得湿漉漉的才罢休。像个小动物一样,Kris轻笑一声,他感到有些痒,就使坏用自己沾着口水的下巴去蹭William的脸颊,蹭得小白兔在他怀里扭来扭去的抗议,也不管自己是不是无意间在点火。Kris按住怀中不安分的兔子,咬住他的耳朵,低声道:“宝宝,你再这样我可就要忍不住了。”William停下了挣扎,朝Kris挑眉一笑。“忍不住那就来一发。”———TBC———无良作者说有肉也不写🌚

To Be Human【温暖的尸体AU】【人类凡X丧尸霆】1⃣

复制上来才发现十分短小…[捂脸] [捂脸] [捂脸] ———————R是在Julie走的那天遇上的William。和Julie一起住在别墅的那晚,R睡在地上,第一次感受到了正常的睡眠,自从变成丧尸以后,他从来都没有真正睡着过。但当他一觉醒来时,身边的Julie早已不见了踪影,只剩着桌上几张前一晚他俩一起拍的照片。天又开始淅淅沥沥地下起雨来。R淋着雨朝机场走去,不断在心里告诉着自己不应该指望Julie会留下来。Julie肯定不会喜欢丧尸的,更何况还是吃掉她男朋友脑子的那只。瞧瞧他自己,哈,一只丧尸,多可笑!不能和人类在一起,不能想当什么就当什么,麻木地吃人才是他的最终归宿。把她忘了吧,像忘记其他事情一样。“Hi……”一个僵硬的声音突然响起,R发现前面的丧尸在尝试跟自己对话,这让R感到莫大的惊喜。要知道,在此之前,整个机场就只有M可以和他说说话。他行动迟缓地移动到开口说话的丧尸面前,张开嘴:“Hi……我是R…”“Wi…llia…m”对面的丧尸艰难地拼出自己的名字。“你…还记得?我是说…名字。”尽管身体产生了变化,但要R说完整的句子还是有些困难。“K…Kris,说的…”“Kris?”“Boneys[1],Kris说…人类,丧尸…一起的。”噢……看样子这可怜的小家伙还不太会组织语言。眼见R没听懂自己的意思,William索性拉过R的帽子把他往城市方向拽。“我们…在…变化……是吗?”R提出自己的疑问。“是的。我们…在变回……人类。”我们在变化,我们在重获新生。William放开了R,自己朝前走,不出一会儿就比R快了一大截。显然,他的步伐对于丧尸来说太快了些,看得出他的关节确实很灵活,至少比他的舌头要好。“我们去找…Kris…他告诉……你。”R不再多想,吃力地跟上前面的William。这家伙生前一定是个爱跳舞的,肌肉真发达,变成丧尸还能走这么快……离城市还有一英里时,他们遇上了一些麻烦。“嘿,嘿,快走开!跟你朋友玩去,别跟着我!”“快放开…我的裤子!这可是…可是Kris送我的!”是一群山羊。R的衣角和William的裤子沦为了山羊的美餐,纵使他们怎么驱赶都摆脱不了这群讨厌的家伙。正当William试图用一个丧尸咬来解决挂在自己身上的那只山羊时,周围的羊群突然惊叫着跑开了,他听到了机车的轰鸣声。William变成丧尸后的灰眼睛有一瞬间恢复了神采,“Kris!”来人摘下头盔,朝William走过来,呼噜了一把毛茸茸的山羊脑袋,把死死叼住William裤子的山羊强行扯开。“刺啦——”场面一度很尴尬。由于惯性,裤子被撕裂时William也一屁股跌坐到地上,这可吓坏了Kris,他急忙蹲下来检查William有没有受伤。“破洞的,我喜欢!”看着自家小白兔傻乎乎的模样,Kris忍不住捧起William的脸,轻轻地吻了吻冷冰冰的脸颊。可惜性格跳脱的小家伙一刻也闲不住,撅起嘴来就要索吻。噢……他真是太可爱了!!———TBC———[1]Boneys:皮包骨,由丧尸变异而来。与丧尸不同的是,该物种没有思想,以一切有心跳的活物为食,也不能恢复成人类。在温暖的尸体中和丧尸发生了战争,最后被人类和丧尸联手消灭。

彭泽阳X陈均平【没有文,只有梗】

一个关于单亲爸爸和他的前男友的故事——前男友是麻麻(雾)阿平跟阿诗分手后,追着周怡到布拉格他对周怡的深情挽留换来一脸的酒和一句“你滚”到酒吧去玩的泽阳围观了全程但毕竟是前男友,他还是决定前去慰问一下不料阿平喝醉酒直接躺他怀里睡着了泽阳很激动有木有,他是那么念旧的人当然还深深地爱着阿平连妮妮也是当初两人约定好要领养的,不过阿平走了但我们泽阳哥哥是那种乘人之危的人吗?!肯定是啊!!所以他也干了一大瓶酒,借着酒劲就把人带回家给办了第二天早上妮妮就听见了自家爹地的哀嚎,还看见他捂着腰从房间出来没逆cp!!她又看到有个长得像“妈咪”的叔叔(有照片,爹地指着说那是妈咪)慢悠悠地走出来,在爹地腰上又狠狠地掐了一把,她忙着捂上耳朵晚上,泽阳硬要阿平留下住,阿平受不了妮妮的星星眼答应了第二天妮妮没看到“妈咪”出房门,爹地还煮了白粥,说叔叔胃不舒服委屈妮妮一天哎呀后面懒得写了,就是一家三口温馨幸福没羞没臊(?)的日子关于阿平和泽阳为什么会分开,迫于压力,身不由己。不是不爱了,而是把对方放在内心深处,分开久了就会忘记自己的感情小年轻嘛,谁没几个前度啊~没有泽阳妈妈,拒绝狗血可能会变成文不过我懒还健忘_(:з」∠)_

关于设计和剪辑【陈均平X江洋】

想写文,萌这对的应该只有我吧……阿平那种闷骚型的和江叔叔莫名配啊!!日常各种羞耻play啊!!嗯……如果看完疯爱我还记得这个脑洞的话我就把它填了_(:з」∠)_